寒山。

你构造了他的骨架,却忘了赋予他灵魂。
在你的笔下他就是个傀儡。

『车蓝车』名门正派,歪门邪道自古殊途同归。

‖车蓝车。
‖尝试侠客pa.
‖有部分歌词放入。《明月天涯》《中华粘土娘。》
‖轻松向👌。

——

当今太平盛世,明君当政,天下尚无大乱。

江湖上的义士豪杰脱胎换骨,不打也不杀,各个还都跟见了鬼似的全成了国家好公民。几大门派也时不时派弟子出门,去修修山路,去救救贫民。做做善事。

至于学界的文人雅士,嚯,日子那就愁了。这帮文人贼难伺候,日子不好也不对,日子好也不对。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这小日子惬意的就只能写写这景真他娘的美,这妞真亲娘的美,这烧鸡真杰宝香啊!

要是想义愤填膺做回愤青骂天骂地,叹不公。别说国家把你怎么样,你家里那位爹能立马抄起鸡毛掸子就揍。“翅膀硬了,要造反是吧。”

——...

【车蓝】最糟心不是撩不到妹,而是撩遍全团唯独撩不动你。

•借梗。
•名朋。
•短篇。

--

    认识许博远是在神之领域,只不过那会儿他已经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了,我还是在中草堂精英团混的小玩家。在公会里潜水看人聊天,除了聊装备聊材料,偶尔大家闲着时候也会去扯扯淡聊聊其他几家公会。提到的最多的就是蓝溪阁,那会儿还不大了解就看哥几个痛骂那边,说的那可真叫猪狗不如。尤其是那什么五大高手,全是垃圾。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公会里就有妹子就不高兴了。直接就着那清脆的嗓音朝耳麦不满意开口。说是蓝溪阁是混蛋,但五大高手之一蓝桥春雪可好了。说什么见到妹子就收手,巨几把的有风度。听得我一阵恶寒,不...

【车蓝】TV 剧情延伸。

•剧情衍生。
•短篇。
•名朋。

——

一旦君莫笑插手了这次野怪,又轮到三家公会大眼瞪小眼了。平时什么都要抢先现在个个客气的都跟个自家兄弟似的。

“要不,你们先上?我们霸图垫后。”

“老夜,你这不厚道了。我们蓝溪阁小公会啊。依我看得你们展现风采。”

难得自己不和两人斗嘴,隐藏于石壁后目光注视野外蹙眉思忖着些什么。凌厉的攻击一次次击中boss,血量持续暴跌在这么干等下去这怪迟早都喂了君莫笑。

“不等了,哥几个咱们上!”舒展眉头侧身对着自家公会的人喊话,去他妈的。说实话,自己还真不信这么多人还抢不过这么几个人。至于霸气雄图,还有蓝溪阁。让他们互殴吧。

屈指捏紧帽沿扯出些许褶皱,狡黠地往下...

【车蓝】接机。

短篇。
——

“老车,现在方便去机场接几个客人?”刚带着队伍刷完一个百人副本才摘下耳机没多久,会长天南星就端了杯茶靠在我桌边上问我。

“有空,谁啊这么晚才到?”把耳机扔在一边,抬头看了看老大颇有几分好奇地开口,那人倒是挺悠闲的喝了口茶漫不经心张开嘴吐了三个字。

“蓝溪阁。”

靠?网游里折腾还不够,现实里还来。

但答应下来的事儿怎么说都得抗下来,再反悔说也说不过去。干脆从旋椅上直起身子,顺手取下挂在衣架上的外套穿上后又习惯的把拉链拉到底。迈步走出中草堂训练室,一个人站在路边左等右等十分钟后,终于叫了一辆计程车前往B市机场。

天已经完完全全黑了下来,但机场里灯光充足,明晃晃的灯光打下来映...

“弗雷迪——。”

那就念我的名字,女孩儿故拉长语调,尾音带着几分慵懒缠绵。 


她总是让我想起上世纪的美国,那些记忆还躲在我脑袋里某一处等着我去拜访,只是我不愿意去提及。


沉醉浮华日光,招贴画报、跑车长岛、玻璃瓶装着汽水在冒泡,富豪大叔,疯狂小伙,有着小麦色的皮肤与红唇的女孩,愿意为爱去死。

Three words. Eight Letters. Say it and I'm yours.

“三个字。八个字母。说出来,我就是你的了。”她眼睛里藏着亿万光年,闪烁星光且充满期待,我永远无法拒绝她的任何一个请求。


是的,我爱她。


我们曾经去过西部,那是个廖无人烟的沙漠小镇,夜晚...

听不清我说的?也许是我这里信号不足,宝贝。
我人在西部,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卡车行驶在公路上。费城?算了吧,我不打算回去。我还没进入老年生活,我是个活在十九世纪的男人,听着披头士的歌,在酒馆里跳一夜的舞。

再见,二十一世纪的怪咖小姐。

我要在下午之前搞完工作,这样才能赚钱去泡到妞。

我吹着口哨挂断了电话,顺手把手机扔出车窗外。

“什么?你要去佛蒙特州冒险。那是个好地方,性感火辣。”他狡黠地弯起嘴角,伸手朝那位姑娘比划了一个像条小狗似得大小。“你在佛蒙特州打只蚊子得用猎枪。”


 1943年8月1日,纽约市哈莱姆区爆发种族骚乱,起因是一名白人警察开枪打伤一名黑人士兵,后来愤怒的黑人民众砸毁了当地数百家白人业主的商店。骚乱造成6人死亡,400人受伤,后有500人因此被捕。由于动静太大,纽约人还以为是希特勒派人来轰炸了。

  书中称,战后,“纽约成为世界的首都,在艺术和时尚方面超过了巴黎,在金融方面超过了伦敦。”该书的解释是,“(竞争对手)伦敦尚未从闪电战和猛烈轰炸中恢复元气,巴黎尚未摆脱德国长期占领带来的影响,柏林和东京遭到破坏,毫发无损的纽约当仁不让地成为出类拔萃的国际大城市”。


她为报道而生、为田野而战,直至在战火中得到永生。

“如果你没法阻止战争,那你就把战争的真相告诉世界”

ww2美国大兵设定。(一)

      天空湛蓝像是被水洗过的玻璃,蓝的透彻心扉。街边的树叶枯萎了泛着金黄,它从高处慢悠悠烦人转圈跌落在地上。我在房间里收拾好行李准备下午随着部队出发,征兵广告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我待的小镇子。奥尼斯叔叔的小酒馆里也不幸落难,他那有些年头的木墙上被用强力胶沾上了海报。笑容甜美的美国女孩被一个美国大兵搂抱,仿佛告诉全美的年轻男孩,只要你去当兵,姑娘们就会蜂拥而至。鲜花,掌声,口哨,还有火辣辣的亲吻将会属于你。

    我哼着歌最后一次走在街道上。我不担心战争,我和所有人一样,都相信这场战争很快就...

帅啊.肯尼迪在当时美国人眼里就差不多是型男了。

老相册:

22岁时的肯尼迪

1939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哦肯尼迪总统。 美国的一场枪击谜团。我想动手试试这个梗。

老相册:

这是他人生中最后的几个微笑

1963年11月22日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1738年的派对上,嘈杂的摇滚乐,扑朔迷离的灯光忽闪忽灭刺着人眼,我靠在牛皮沙发带着墨镜寻找新的猎物。纸醉金迷的生活,我从来无法抗拒,因为我是雷米小子派。我的目光突然停下她踏进房门的一瞬间,就吸引了我的目光,那一刻我遇到了我的陷阱女王。

她推开酒吧的门,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比她还要耀眼的辣妞,红酒染过的短发戴着一副墨镜,小巧笔挺的鼻梁,紧身牛仔短裤包裹着她的翘臀,当然还有那饱满的胸部。我冲她吹了声口哨,端起一杯鸡尾酒就从沙发上起来向她走过去。

我勾唇冲她微笑着对她说:“嘿宝贝儿,我只想找点刺激,说真的,我想和你一起抽大麻。”她从酒保那儿要来一杯酒,杯壁轻撞我的酒杯冲我眨眨眼。“听起来相当迷人,我的雷米小子。”耶她成功俘虏了我。

下一秒我和她热吻在一起,我把她带回家来到我的房间,我扯开她的衣服和她倒在床上,像个花花公子与她缠绵热吻,当我进入她的身体,温暖紧致的小穴让我至今难忘。陷阱女王,最终她嫁给了有钱的雷米小子。我带她到我的烤炉旁教她如何做蛋糕。现在,她尝试为我做蛋糕。

我和她一起贩毒。从来没有被政府的走狗抓到过。当夜幕降临,我们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一块靠在跑车里统计数额,她靠在我的怀里咬着指甲,柔软的头发蹭得我下巴有些发痒,我知道我中得了陷阱女王的设下的圈套,就算知道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跳下去。我们一起看看能赚多少钱。我和宝贝定的目标是机械兰博基尼。哦那玩意差不多只要五六万美元,相当于5100公斤大麻。

天啊,我发誓,我他妈迷恋着她的性感。我会带着我的宝贝儿一起去脱衣舞酒吧,看看宝贝儿在舞台上多么的性感迷人,台下的尖叫口哨声不觉耳。我们挥金如土,在场的每个人都用憎恨的目光看着我,但我觉得他们是忠实的粉丝。

是的,我迷恋金钱,所以绝不会放手。我和宝贝一起风靡纽约,所有的年轻小伙子以我为榜样。我刚离开商场,我要和宝贝一起飞奔上跑车,我可以和宝贝一起兜风,也可以我在厨房做薄饼和宝贝一起。

手下的那群混蛋在房间里制毒,不拿到好处绝不离开。雷米小子们都带着枪,以防有人作怪。

好好先生,你能负担得起你的奔驰车吗?混蛋雷米小子艾伦坐拥五万公斤大麻,我无比富有,法拉利和兰博基尼随便买。我为她买项链,买钻戒,她什么也不缺,因为我给她一切。

我吸毒,艾丽莎她知道我吸毒后十分粗野。雷米小子们,现在我终于尝到成功的滋味。最好看管住你的甜心,我会在你的房间里奔跑,我会和你的女人鬼混。

记住伙计,如果你不是雷米小子,也不是粉丝,那你就谁也不是。


那个姑娘,眼神荒如沙漠。这一切恍如昨日,近在咫尺。我要带她去一个无人知晓的小岛。释放我的自由与野性。这是我向往的地方。艳阳高高挂起,萦绕在我的耳畔,灼伤我的双眼。你西班牙的催眠曲。

我和圣佩罗德坠入情网。温暖的风拂过海面,他打电话给我。他对我说:我爱你,我祈祷让时光永恒,一切却匆匆流逝。

浪漫极了。

你想去看看白鲸吗…?
很近,就在芝加哥。
你只需要跟着我走。

我想看阿尔弗雷德带着他的恋人去逛水族馆。

在天使鱼的巨大玻璃前接吻。
牵着手慢慢走过水底隧道。

或者阿尔弗雷德是个潜水员。

“尝试用你的心去触碰我的心。”

(1)我的杀手先生。

阿尔弗雷德·f·琼斯。活跃于纽约市的职业杀手。独自一人住在市区一所小公寓里。但现在似乎有那么点不一样。

“你知道带上一个小姑娘去执行任务这有多么扯淡吗?”阿尔弗雷德干脆停下步子抱臂倚靠在门框上。他感觉现在棘手极了。他为什么会摊上这样的麻烦。自从他从一场贩毒交易中解救下来她之后,这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美国小姑娘就一直赖着他了。她占据他的房间,占据他的时间,占据他的冰箱,甚至成功占据他的大脑。现在,他的大脑一团乱。

“哦拜托了,让我去吧!我发誓我不会惹上任何麻烦。”艾米丽显然并没有明白阿尔弗的为难,她眨着眼睛,讨好似的扯了扯阿尔弗雷德的袖...

 联邦派米去潜伏黑手党中窃取资料,黑手党的一名成员被警方私下控制,那位成员向两位教父推荐了米,罗维诺注意到了米的眼睛。让对方进入他所控制的地下暴力手段的黑手党。但米没有注意到有两个教父,一直认为只有一个,中间发生了些蠢事,但也使罗维诺对他的好感上升。罗维觉得米很机灵,值得信赖,而且他也“同意”做他的左膀右臂之类的经营地下生意,于是聊起了黑手党的最终机密。再一次谈话中,罗微让米去负责码头的一场重要的枪支走私,那时候西西里的老牌黑手党成员也会出现,罗维诺因为要负责其他项目没有来,米觉得时机到了,通知警察。警察埋伏。两者火拼,黑手党的卧底给罗维小意汇报情况,然后他俩决定先撤退放弃交易。小意...

关于艾伦的一系列私设。

1、热血满满的美利坚男子汉。

2、虽然不大乐意承认,但他觉得世界上最酷的人就是史蒂夫。这个加拿大混蛋老哥。

3、小时候在史蒂夫那简直是个跟屁虫。

4、不爱英雄爱反派。

5、很多地方和阿尔弗恰好相反,所以戏称阿尔弗为“颠倒伙计”

6、脾气没有想象的那么暴躁。他更爱和你坏心眼的开开玩笑。

7、幼年算个不折不扣的小混蛋。但如果你让他给艾米一个晚安吻。这会要他命。而阿尔弗恰好相反。

8、接第7.现在他可以轻松去热吻任何姑娘,但阿尔弗不行。

9、出没夜店,自信迷人。勾住不少小辣妞的魂。

10、他可以做到一个月不出门,躲在车库里改装他的机车。结果改装完的第一天,...

快乐和痛苦共享

尝试新的写法。

这篇文改了很多遍。结果要成长篇了。写完第一章一直没有发出来。结果也弧了人。我的错我的错。

梗来自:Ryan  快乐和痛苦共享(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感觉)

--------------------------

我名字叫做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目前还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所大学里上课。每天做的最平常的事情也就是就是骑着辆单车来到去学校,把书包甩在背上大摇大摆的晃进教室课后去参加些什么社区义工活动,给自己赚赚学分什么的。当然,这和所有的普通美国大学生们没什么区别。哦对了,伙计,在这儿我得向你介绍个女孩,我的搭档。她就在我的边上坐着,...

这辈子,叫我如何戒掉你。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我的西部男友❤

姓名:伯特·琼斯

历史时期:美国西进运动(18世纪末—19世纪末20世纪初)

代表:美国西部

居住地:尽管在艾伦斯堡有一处属于自己挺不错的公寓,但不常居住在那里。伯特更喜欢待在自己马场边上的一栋小木屋。每年的感恩节圣诞节之列重大的节日波特总会邀请朋友来到他的小木屋。开一瓶有些年代的葡萄酒,兴致好的话,兴许回去下一把小木吉他,坐在火炉边弹唱着老式美国民谣。

性格:伯特脾气很好,他总喜欢大笑和人开开玩笑。他认为笑总能安抚人心,枯燥漫长的牛道历程,造就了伯特从容乐观的精神。准确的说你几乎见不到他皱起眉头懊恼的样子。对此他的解释是:“我遇到过最恼人的事情就是再牛道上赶牛。你的去找...

Move away.

自从写完伯特的人设后就快走上原创的坑不想回头了。

想开小号专注去写原创故事。

这大概还只是一个草稿箱。第一人称来写的。女主人公的性格还没有很好的完善。有些地方写的可能还是有点莫名其妙。我也有空尽力去改改。

想写一个从荒野回到文明社会的故事。

----------------------------------------------------

    “在这里没有上帝,只能靠自己的双脚逃离黑暗与死亡”

    我没想到过飓风回来的如此的突然和迅猛。它撼动大地肆虐的卷起一阵阵尘土,将它们高高扬起。又重重...

    “伯特..?"我终于在一小水塘边上看到了他,可却又那么的不敢确定。斜阳剪断了天空,黑夜马上就要降临于这片荒野。我站在他的背后试探的叫出了他的名字。半晌他没有任何的回答,目光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前方。远处的云,翻滚着,变幻着。橘黄色,瑰丽色,金黄色,耀眼的几乎灼伤了人的眼。

    “你害怕太阳消失吗?”伯特缓缓转过身,好像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的吃力。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令我困惑不已。

    “什么...?”我接话无心问了一句。西部的黑夜,太阳被地平线所吞噬。并非...

中毒了。南米坐在自己庄园农场上的篱笆上用一把老式的口琴吹着美国乡村的民谣看着夕阳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地平线上。

西米驯服北美性格暴烈的野马在沙土地上奔驰,驱赶着野牛群。


脱掉上衣时,那肌肉....真·男人。

北米的话,感觉政治经济味道太浓重,掌控不了。um


想写西米人设。西部牛仔

伯特·琼斯。我的西维亚,我的“喷火小姐”。

会有左轮手枪。会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木屋。墙壁上挂着野兽的头骨。

会有牛仔该有的一切。会有酒馆,会有我的“狐朋狗友”。

我是你“马背上的英雄”

伯特脾气很好,他总喜欢笑。但他在某些方面就是个“红脖子”比如说自由。

“别想去动牛...

We say goodbye in the pouring rain

我们在瓢泼的雨中分别

And I break down as you walk away.

我的心随着你的远离而塌陷


”我在会议室的门前看到了你,我像你招了招手,你却径直从我身边走过,哦拜托别这样,亚瑟。“

av2308276

    我不说话,你们自己感受。

我也来玩玩花吐症这个梗。

亚瑟皱起眉头,他从来没碰到过这么棘手的事情。他的弟弟生病了,病的有些严重。

“亚瑟,我难受极了。”阿尔弗雷德没有戴眼镜,他躺在床上,床的上全是花,阿尔弗雷德吐出来的。亚瑟想把他们拿走,可阿尔弗雷德不同意,那消瘦的手紧紧的抓住亚瑟的手,力道大的吓人。

“别这样,我喜欢这些花。”湛蓝的眼睛有些水汽,阿尔弗雷德乞求的语气让亚瑟心软了。

“好的阿尔弗雷德,我不拿走他们”亚瑟拉过张椅子坐在边上“可你得告诉我......你喜欢上了谁?”

“英雄我不想告诉你”

“可他妈为什么你吐的不是玫瑰,不是矢车菊,不是什么什么漂亮的花,而是”

“爆!!米!!花?!”


“闭嘴亚瑟,你根本不懂我!我想吃他...

你悲伤地发现没有一个班里的同学来参加你的生日派对的时候,alf从悬空的直升机上跳到你家阳台或者一脚踹开你家玻璃,当你以为被恐怖分子袭击的时候大声尖叫的时候,却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生日快乐!小姑娘”alf的笑容就像阳光。

然后你就得到了全美国最棒的生日礼物。


或者就类似于作战?比如“拯救A计划”,亚瑟被恐怖分子挟制,然后alf拿着冲锋枪从直升机里带着自己的部队成员,来营救。到最后不知情的亚瑟得知这是一场没有告诉自己的营救演习的时候,气的往alf屁股上狠踹上一脚。


再或者,alf带上队员和高科技装备去西部直击飓风,追风者!!!!!!!!!!

唔喜欢三个梗。

对于亚瑟来说:冰箱与阿尔谁更重?

“亲爱的亚瑟,英雄我胖不胖!”晚上趴在床上正打着游戏机的阿尔突然停止了手上的活动转过头对亚瑟问道。

亚瑟头也不抬的整理着文件快速的回答了

“不胖,标准体重。”

“那么我饿了,抱我去冰箱那吃点东西吧亚瑟!。”阿尔满脸兴奋扔下游戏柄冲人喊道。

“等下阿尔,我把冰箱抱过来。”

【角斗士十题】天佑庞贝

            罗马帝国时期,那波利湾的岸边,有一座城池——庞贝。公元前80年被划入罗马的领土开始便成为一座繁华的城市,贸易往来繁多,经济发达,集中了许多宏伟的建筑和精美的雕刻。

        然而更加精彩的莫过于市中心那最巨大的斗兽场。

        斗兽场里一片静穆,坐在观众台上的人们的目光热切地注...

女王·骑士·女巫十五题

1、你是女王,他则是陪你从小长大的兄长。他放弃王位,拥你为王。

2、城堡大礼堂处,他换下了皇室的贵袍一身铠甲眼里满是自豪的望着半跪在王位前的你,年老的教皇手执古老泛黄的羊皮纸卷宣读着历代不变的加冕词。语毕,教皇缓慢的转过身去,双手虔诚的捧起那镶嵌着宝石的金质皇冠为你戴上。

3、登临王座,国家与子民交付于你一人之手。他将永远站立于你一侧,履行骑士的法则和忠诚。

4、“我将永远追随与您,护你周全”下午三点阳光射进的角度洒在那银质盔甲上,他单膝半跪在王座之前,为您宣誓着忠诚。

5、你宛如城外塞里娅河边盛开的妖艳蔷薇花,他同如花枝上锋利的刺一般,驱逐着企图摘走花的一切生物。

6、一日,宫中的...

1 2 ————
©寒山。 | Powered by LOFTER